基维斯特与海明威的“黄金十年”

基维斯特(Key West),大西洋上一个小小的岛屿,它是佛罗里达礁岛群的最西端,地处美国本土的最南端。这里是美国最负盛名的海滨度假目的地之一,几乎没有冬天,一年四季都可以拥抱大海,人们大多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来到这里。杜鲁门任总统时期还专门在此修建了官邸,如今也向游客开放。这里是离古巴最近的地方——只有90英里,最南端的标志地经常人满为患。 Continue reading “基维斯特与海明威的“黄金十年””

中餐在美国:左宗棠鸡以外的可能

我仍然记得两年前刚到美国念书时吃的第一顿饭。在密歇根大学所在地安阿伯市区里的一家中餐馆里,我翻遍菜单,完全无法定义它究竟是什么菜系 — 馆子既有川菜的水煮鱼、酸菜鱼,也有台式的牛肉面和珍珠奶茶,当然,还少不了芝麻鸡、陈皮牛这些美式中餐。最后,我尝了招牌豆腐和红烧排骨,分量比想象中的大,味道则乏善可陈。 Continue reading “中餐在美国:左宗棠鸡以外的可能”

费城:城市是座美术馆

2014年7月,我第一次造访费城,去之前以为,只要加入历史街区的游客行列,到独立纪念馆和自由钟等历史景点走一遭,就算见识过美国最古老的城市了。但当我抵达费城,第一次勾起对这座城市的兴趣的瞬间,却是坐在驶往唐人街的出租车上,看到路边一幅几层楼高的壁画,上面绘着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一句谚语“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”。 Continue reading “费城:城市是座美术馆”

【译】理查德·塞拉: 迁移”倾斜的弧”就是毁了它

1989年3月15日,“倾斜的弧”(Tilted Arc)被毁了。总务管理局(General Service Administration)行使所有权,下令拆除这座10多年前由它们亲自委托建造的公共雕塑。在五年间媒体和法庭的曲解、虚假承诺和作戏的审判等骗局后,这是最后的亵渎。案件还创下了产权高于艺术家的自由表达和道德权利的先例,即使在最后时刻试图对照《伯尔尼公约》(Berne Convention)的适用范围的努力也成为徒劳。在进行了彻底的分析后,我的律师们说:美国国会删减过的《伯尔尼公约》相关法律不足以保护我的作品。 Continue reading “【译】理查德·塞拉: 迁移”倾斜的弧”就是毁了它”